找回密码

梅州信息港论坛

搜索
查看: 106830|回复: 0

[其它内容] 军垦的雨夜惊魂与我舌耕的书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6 19: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垦的雨夜惊魂与我舌耕的书斋
     
    公元一九六八年八月,盛夏暴日。“火红”年代。

     我们这批“碌擦”(六七)届大学毕业生,先是“毛主席的红卫兵”,火了一把;没两下却是一钱不值的“臭老九”——“从旧学校出来挖社会主义墙脚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然后在一片臭骂声中,于八月十六日被军车拉到茫无边际、到处坑坑洼洼、全是破草棚的潼湖部队农场!

    屋漏又逢连夜雨。又过了六天,正当我们白天出大力流大汗,干得精疲力竭,晚上则如咸鱼般挤在草棚里各自彷徨之际,罕见的台风侵袭潼湖。我所在的大学生连的一个排与解放军的一个排合住在一个到处漏雨的草棚里。与我共铺的万子正(万里鹏)同学是大学同窗,原分属“誓不两立”的两大派。如今,却是同甘共苦同一命运的“老九”了。我们在床上坐着,躺着,吱吱扎扎着,不时唉叹着。苦读了十七年书,落到如此下场!伴着铺天盖地而来的风雨轰鸣。外面大雨,里面小雨。这里叮叮咚咚,那里嘀嘀嗒嗒,床下到处是水……

    我不禁想起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这两句,只是不够“狗胆”念出来(分明是攻击“莺歌燕舞”的“大好形势”,分明是“攻击伟大领袖关于知识分子接受再教育的最新指示”)!不一会,我放书箱处的雨漏得特大,不由得暗暗叫苦:那里是我珍藏的书呀!记得“文革”初期,焚“四旧”大火冲天,我的许多“战友”也主动把“黑书”付之一炬。只有我,中“刘修”毒太深,除死保自己的“黑货”之外,还把知己老乡的“处理品”收至箱中珍藏!东躲西藏,七转八折,如今来到这所“毛泽东思想大学校”,再不怕谁来抄家,万没料到老天竟然也来算计我。

    第二天一早,“早请示”之后,我便赶紧检视书箱。一看,并无大妨碍;我视如生命的大部大部的放在最底层的中国古典文学、现代文学及外国文学书,还完完整整!我不禁狂呼:“命根子保住了!命根子保住了!”

    “喂,讲话注意点!”解放军班长走过来了,“毛主席的红宝书才是命根子!”我马上一身冷汗,噤若寒蝉!

    接着农场清查“五?一六”分子,人人“揭阶级斗争盖子”,我一身冷汗;再后是“清理阶级队伍”,我又一身冷汗;最后农场将“反动学生”押回原籍改造,我这个在灵魂深处把封、资、修“黑货”视为“命根子”的暗藏的“反动学生”,更是冷汗淋漓!

    如今回想起来,那位戴红领章、红帽徽、“阶级斗争不离口”的班长,到底是好人;要不然,他往上一汇报,马上抄我书箱,我还不马上完蛋?!(这位好班长老家在海南岛。)

    我舍命保护“四旧”,“四旧”也救了我。后来,我在粤西的高要水南深山的中学任教,于万籁俱寂之际,我挑灯与她相会;以后,我在闭塞贫困,“连狗都不愿拉屎”(我妻语)的和平县东水中学任教。冬夜北风狂号,饥肠咕咕,可有“四旧”与我为伴,就感春风吹拂,阳光灿烂。粉碎“四人帮”后,人家闹“书荒”,可我的“四旧”在书架上却是自自豪豪、堂堂正正、光光亮亮的大展示,引来了众人的 羡慕目光……

    那位海南籍的老班长啊,您如今在哪里?

    潼湖军垦农场还在否?草棚还在否?还有老战友在潼湖否?我还有机会重返否?

    即使一切都不在了,但那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二日的潼湖雨夜,仍永远定格在我心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业务|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诚聘英才|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梅州信息港

版权所有:梅州论坛 服务热线:0753—2220225  站务处理:联系服  广告合作:联系客服  团购客服:联系客服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论坛客服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论坛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粤ICP备11096607号-21 Discuz! ,Copyright© 1997-2013 Meizhou.com All Right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0号

梅州信息港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