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梅州信息港论坛

搜索
查看: 3458|回复: 0

[新闻资讯] “我本科毕业,当了外卖骑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0 15: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李俊庆本科毕业后换了数份工作,最长的一份做了一年多,是在吉林老家的某教育机构当助教。

2017 年,他决定成为一名美团外卖骑手,也成为该群体中为数不多的“高学历”从业者。

在多数人的认知中,外卖骑手这份工作不需要多少技能,靠“拼体力”足矣,但在不久前,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2018 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美团骑手群体里,大学生比例为 16%,这其中有 13% 是大专学历,3% 为本科以上学历。

像李俊庆这种接受了 16 年教育的人,择业时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他也深知这点,然而在2017年,他的生活处境让“外卖骑手”成为当时的“最佳选择”。

“为了还债务”

2012 年,李俊庆从东北电力大学毕业。与“一毕业就失业”的多数大学生不同,刚毕业的他就收到一份为期三年的劳动合同——在长春某检测中心任车间环境鉴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职位需要相关的知识储备,也与他四年的专业相关。

但自他上大学以来,一直对自己学习的电热能专业不感兴趣。而且,这份工作转正后的月薪仅有 3000 元。

当时,他对这份劳动合同有一定的“偏见”:无聊、一眼看得到人生的尽头,也不能有恰当的物质回报……选择放弃顺理成章。

其实,拒绝了这份offer后,李俊庆也没想好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先后尝试过保险销售、刷单、酒托。兜兜转转,在父亲的介绍下,最终加入了当地的一家教育机构,做起了辅导班助教。这份工作持续了一年多,月薪在 2600 到 2800元 之间。

后来,李俊庆染上了赌球的恶习,让他在 2015 年的赛季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10 万元外债。幸运的是,家里帮他还清了这笔债务,但他觉得亏欠家人太多,”想赶紧找一份赚钱的工作,把亏的钱都赚回来。” 就这样,在2016 年里,他一连在几个月内换了几份工作,也未能如愿。

人生的意外总是接二连三。2016 年,李俊庆的父亲视网膜脱落;年末,奶奶生病。因为资金匮乏,拖了很久,家人才去医院,这一拖,病情反而变得更严重。在 2016 年迈进 2017 年的元旦夜,他和家里人在医院里一起度过。

连续两个家人病倒,让李俊庆的家庭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为了尽快还清债务,他选择当一名美团骑手。

李俊庆深知,这是一个遵循“多劳多得”原则的职业。每一分收入都是“可视化”的——多送一单就多赚一份“跑腿费”,外卖骑手这个行当既不像其他职业,需要成年累月的沉淀,也不必像刚入行的新人那样,必须熬过两三年的低薪,才能等来加薪的量变。

对于急需还债的李俊庆来说,这是他2017年最好的选择。

十个月过去,在北京做外卖骑手的他,最终还清了欠下的 4 万元债务。他细算:如果努力做到每个月工资在8000到9000 元 ,只需将花销控制在 3000元/月以内,每个月能结余5000到6000元。此前,他做过的任何一份工作,月薪都在 3000 元左右,假如不吃不喝也需要13.3 个月才能攒齐4万元。

“羞于提阶层”

与李俊庆相似,王临凯同样因为欠债入行。仅仅四个月,他还完了由于不理性消费而欠下的近 2 万元债务。

王临凯于 2017 年毕业于湖南农业大学,一毕业就当了外卖骑手。为了尽快还清债务,最开始那段时间,他每天工作 16 个小时,“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余时间都在送单”。他清楚地记得,最晚的一单,凌晨 4 点才结束。

刚成为外卖小哥时,王临凯接受不了自己所处的阶层。他从一个本科一批就读、生活成本由父母支持、最新款的手机和电脑说买就买、生活光鲜的大学生,“降级”为外卖小哥。“做骑手不像白领那么光鲜,这让我产生了心理落差。”王临凯说。

但第一个月工资到账后让他释怀。这一个月,在长沙当骑手的他领到将近 8000元的薪水。根据智联招聘今年 7 月份公布的《2018 年夏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长沙地区的平均薪酬为 7131 元。应届毕业生王临凯,第一个月收入就超过了这个数字。

从收入上看,外卖骑手无疑是个好选择。《2018 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有 56% 的自营骑手工资在 6000 至 8000元 之间,有 33% 在 4000至6000元 之间,有 8% 在 8000 至10000元之间。

在收入面前,这份工作不论出身,只要你能够付出足够的时间和体力,一定会有对得住自己的回报。

陈志也是考虑到提升收入才选择做骑手的。

2010 年,他从武汉军事经济学院毕业,为了备考公务员,毕业后一直做一些“送快递”、“开滴滴”这样的兼职工作,但遗憾的是,四、五年后,他还是没能考上。

他想留在老家——武汉市蔡甸区生活,这是武汉的远城区,也是当地GDP排名最后的区域。蔡甸当地的工作机会少,薪酬低,留在这里的年轻人大部分流向了体制内。陈志的那些没做公务员、而成为办公室文员的同学,现在大部分都领着每个月 3000元的工资。

而陈志现在的月均工资在7000 多元,“这比其他坐办公室的不是强多了?”他说。

“一定会离开”

尽管以上三位高学历外卖小哥都承认:靠劳动力吃饭不丢人,但李俊庆和王临凯却另有打算:外卖骑手只是他们暂时的状态。

李俊庆就从不主动对朋友介绍自己的职业。

一次,李俊庆的好友回国,问他在北京做什么,他没有立刻作答,而是用“见面再说”搪塞过去。见面后,李俊庆告诉好友真相。正计划去清华大学学习的朋友不理解李俊庆为什么会这样选择,当然,李俊庆也没有明确告诉他欠债这件事。

朋友认为,骑手是一份“没什么技术含量、学习不到、对自己成长不利”的职业。李俊庆则用“我在积累,在赚钱,来北京见识见识,包括学习外卖、餐饮这个行业。”这个借口来回应。

当参加同学聚会,被问及职业身份时,他都会用“做餐饮行业”来搪塞。

在王临凯眼中,除了有社会阶层的落差感外,外卖行业的不确定性也是他一定会离开的理由。

他觉得,送外卖这个活会被无人机代替,“因为这个行业体力占比太大,只能吃青春饭。”

让他更为担心的是长期从事这份工作,人会变得机械。外卖骑手想要赚更多的钱,要花更多的时间投入其中。但白领不一样,白领花更多时间还可以获取从业经验,而外卖骑手唯一的回报就是金钱。

王临凯做了十个月骑手后,发现自己无暇关心新鲜事物以及社会动态,这让他感到恐慌,也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越来越明确:外卖骑手是一份暂时性的工作。

尾声

现在,李俊庆已经不做外卖骑手,选择回到长春,在一所游学服务公司工作。他觉得毕业这几年,没有学到什么,接下来需要继续学习和积累一些专业技能。

王临凯也离开了。他目前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工资比当骑手时还低。

陈志认为,外卖骑手是一份多劳多得的工作,他还会继续下去。

每份工作都有它的难处和特殊之处。王临凯在当外卖骑手这段经历中,总结出一些心得,他觉得,“每份工作都是我们的选择,与其抱怨现状,不如改变自己,我才是一切结果的来源,每天不是都有新的问题吗?”。

现在,他的新烦恼是业绩不太好,他决定坚持,“你越是坚持,越有

可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他说道。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最新公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业务|小黑屋|手机版|无图版|诚聘英才|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梅州信息港

版权所有:梅州论坛 服务热线:0753—2220225  站务处理:联系服  广告合作:联系客服  团购客服:联系客服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论坛客服及时删除。

免责声明:本论坛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论坛立场。本论坛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粤ICP备11096607号-21 Discuz! ,Copyright© 1997-2013 Meizhou.com All Right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140302000010号

梅州信息港官方微信